首页| 五金资讯| 灯饰资讯| 面试技巧| 文化资讯| 戏剧歌舞| 数码资讯| 汽车资讯| 房产资讯| 求职招聘| 养生资讯| 游戏资讯| 农药资讯| 更多

不负流年不负你七七七七小说

【发表时间:2021-01-12 23:16:19 来源:瑞兴网】

七七七七原创小说《》,主角分别是凌雅裴靖,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。在这里为您提供不负流年不负你七七七七小说阅读,文章独具匠心,笔力惊人。我闻到了浓郁的酒味,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,可是我却清楚他的身份。我的丈夫,裴靖。

《不负流年不负你》精选:

“嘶——”

一阵钝痛,将我从沉睡中惊醒,随即一个黑影欺身而上,没有任何前戏,狠狠地贯穿了我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我闻到了浓郁的酒味,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男人的脸,可是我却清楚他的身份。

我的丈夫,裴靖。

好痛,我下意识挣扎,蓦地被他翻转过去,宛若母狗一般俯跪在他身下,被他肆意进出,一种莫名的屈辱让我心如刀割。

“裴靖……”

“闭嘴,不要叫我的名字。”昏暗的月光下,裴靖的目光犹如凶猛的野兽,冰冷的嗓音寒彻入骨,单手扣在我的腰间,动作没有丝毫温柔可言。

就像野兽发泄,我咬着牙,尽可能弯曲着身体,避免伤到腹中的孩子。

可是裴靖仿佛看穿了我的意图,一把擢住我的手,唇角扬起一抹危险的弧度,“怕什么?怕没了孩子?让你失去裴家少奶奶的位置?”

我的心陡然沉入谷底。

在裴靖的眼底,我是一个不择手段的女人,因为我害他无法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。

结婚不到一年,他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,我知道,他爱的不是我,可是我却孤注一掷嫁给了他,最终落得飞蛾扑火的下场。

“裴靖,我……爱你啊……”

痛到极致,我忍不住喃喃自语,小腹传来阵阵钻心的抽痛,泪水打湿了枕头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像一个深闺怨妇一样终日以泪洗面。

“爱我?”裴靖犹如鹰隼的眸子没有半分温度,强行抬起我的下巴,犹如刀铸的脸上满是森寒——

“凌雅,你只让我觉得恶心。”

——

不知过了多久,裴靖餍足下床。

我的身体剧烈痉挛起来,捧着小腹艰难地爬起,却看到裴靖从浴室走了出来,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灯光下越发深邃——

“柔歌回来了。”

秦柔歌,裴靖深爱的女人。

也是我同母异父的姐姐。

闻言我怔楞片刻,随即勾起一抹自嘲,“可惜了,就算她回来,也不能代替我成为裴家的少奶奶。”

我承认我是故意的,看到裴靖陡然暴虐的脸色,我的心里划过一抹畅快。

果然,裴靖被我惹怒,大步走到我面前,蓦地扣住我的下颌,“我警告你,别在柔歌面前乱说话。”

“说什么?说我才是裴家的少奶奶?说她不过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小三?”我咬着牙反唇相讥,近乎自虐一般低声咆哮。

可是裴靖却冷嗤一声,与我四目相对,“在我心里,你不过是一个供我发泄的玩物。”

裴靖的笑容晃眼,晃得我心痛欲裂。

就在此时,电话响起,让我有片刻喘息。

看着裴靖陡然紧绷的神色,我心里冰冷一片,不用猜,也知道打来的是谁。

秦柔歌,只有她才能让眼前的男人色变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看着裴靖渐沉的脸色,我突然涌起一股不祥。

下一秒,裴靖薄唇轻启,声音寒彻入骨——

“柔歌出了车祸,需要输血。”

——

冰冷的针管扎进我的皮肤,随着鲜血染红针管,我的表情犹如死一般的麻木。

我和秦柔歌血型相同,到了这种时候,我就成了有价值的活血库。

在裴靖的心里,只有秦柔歌,至于我,烂命一条,根本无关紧要。

他甚至不会顾及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!

想到这里,我的心仿佛被锋利的刀狠狠刺透,鲜血淋漓。

“凌雅,这是你欠柔歌的。”

裴靖的声音在我耳畔冰冷响起,没有丝毫温情。

我心里一刺,怒极反笑道:“如果秦柔歌有本事就拿回本来属于她的位置,可惜,爷爷早就看出了她的真面目,点名要我做裴家的女主人。”

裴家老爷子地位举足轻重,当年钦定我做裴家的女主人,就是秦柔歌牟足了劲,却只能遗憾远走国外,想到这里,我蓦地讥讽出声——

“就算我死了,我的墓碑上,也有你裴姓的名字,可是她秦柔歌……有什么?”

“闭嘴!”

裴靖的脸色阴鸷几分,看着我的目光越发冰冷,“就算这样,在我心里,也只有柔歌一个。”

我心里一颤,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,可是亲耳听到仍旧如针扎一般的疼,不知不觉,泪水划过两颊,深吸一口气,“是啊,你再爱他,可是她终究是见不得光的。”

我知道如何惹怒裴靖,看着他陡然冷冽的神色,我目光越发淡然,现在我有利用价值,饶是裴靖震怒,现在也不会拿我怎么样。

所以,我越发地肆无忌惮,看着裴靖阴鸷的目光,目光越发薄凉。

随着护士拔出针头,我的目光没有丝毫波动。

400CC对于我如今的身体来说已经超过负荷,抽血的护士在身边战战兢兢,随着血袋充盈,她忍不住提醒道:“裴少,裴太太已经怀有身孕,再抽下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“抽。”

一瞬间,我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,宛如疯了一般挣开护士,声嘶力竭道:“裴靖,你就算不顾及我,也要顾及我肚子里的孩子!”

“孩子?”

裴靖闻言冷嗤,“你以为我在意这个东西?”

东西?

在裴靖的心里,甚至没有一点血缘的温情。

我张了张嘴,所有的话如鲠在喉,刚准备挣扎起身,可是两侧保镖将我桎梏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“再抽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小护士见状打了一个哆嗦,硬着头皮又取了一个针管扎进我的血管,在裴靖的要求下,强行又抽了400CC。

“放开我。”

我的泪水积蓄满整个眼眶,双肩被牢牢桎梏,没有置圜的余地,在裴靖的面前,我就像是一条粘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“裴靖,求求你,放过我们的孩子。”

我苦苦哀求,可是裴靖不为所动,“动手。”

为什么……

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

我泪水积蓄满整个眼眶,那一瞬间我感受到窒息的恐惧。

几次三番的抽血让我的意识也在承受不住,近乎昏厥过去。

在我昏迷的那一刻,我竟然觉得有一丝解脱……


青苹果影院 www.esent2008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